文苑擷英

高澤申 散文——《落墨流連》

作者: 高澤申     時間: 2021-01-13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落墨流連


說來真是奇怪,閑暇時,滿腦子都是千頭萬緒的工作思路,躺在床上聆聽讓心靈平靜下來的雨聲,卻會有一些瑣事在腦海中久久不肯散去。也許是一只回家路上看到的白鷺,也許是工作中的一個小問題,也許是車間里一個自己拆卸的閥件……有時未必都是工作中遇到的,或者是靜下來后浮現在眼前的一閃而過的記憶,時隱時現,在這個平平淡淡的一年里落下幾個深色的墨點。

人生就像一條螺旋上升的線,這墨點就是線上有記憶價值的點,忽略那些毫無亮點的線,記下這墨點,也是對恬淡生活的一份回味。

于是,我深夜爬起來寫下兩只貓,它們是我養的小動物,或許它們就是我匆匆過去的人生中一個深色的墨點。

再匆忙的人也會有停歇一下的時候,社會也一樣,疫情期間對多數忙碌的人來說,心理反差最大的一件事就是突然不去工作了,突然不能出門了,在局促和無奈中等待,不知何時才能再為生活努力奔波。

在家中已經隔離有一段時間了,小區院子里的四季青依然翠綠,平日里看慣了車水馬龍,靜下來細看這一抹綠也是養眼。終日看著一個景象——一簇一簇相同的植物也會膩味。在家中和家人攀談,也多是疫情的情況和柴米油鹽醬醋茶。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打發掉,平淡而無聊。不知為何突然興起,想在這無法出門的日子做出一些改變,記起多年前買的跑步機閑置在陽臺上,打開跑步機熟悉的引擎聲響了出來,慶幸它沒有如同我久不運動的身體一樣沉懶,就這樣開始每天為了在疫情后有所改變的運動。

每當我打開跑步機揮汗如雨的時候,我的兩只貓就如同看熱鬧一般一個在旁邊看著我,另一個趴在前面睡覺,仿佛一個催我努力,另一個勸我和它一樣休息,模樣倒是都蠻憨態可掬,跑完步抓起一只抱一抱也是一種心情的放松。

貓在家中養了半年了,在疫情居家時,就像黑暗中一顆忽明忽暗的星,又像湖水中一躍而下濺起泛泛波紋的魚,讓閑著的家人開始逗它們兩個玩,形成了一個以貓為圓心的娛樂圈。

生活的壓力,每日坐吃山空,讓隔離久了的人們都多多少少有一些感性。偶然一次,我把貓的懶樣子發到了朋友圈,竟還引起了不少天南地北朋友的點贊。有的人帶著一種超常的執迷,讓我多給他們看看小家伙。有的人甚至問我它們兩個產子能不能送其一二,而事實上我的兩只貓是同一性別。

當然,我的兩只貓也當得起大家的偏愛,你看它們在盡情展示自己的嬌態,讓人欣賞它們的萌寵。一只貓毛長柔順,一對像琥珀一樣的眼睛,銀白的背毛蓋著身上雪白的底毛如同青云踏雪;另一只貓銀黑相間,毛發短而茂密,花紋呈虎斑狀,如同一只身材健碩黑白像素的小老虎。

天氣晴朗時,兩只貓如同約好一般,一起斜躺在陽臺上沐浴陽光,在太陽光的照耀下,油光發亮的皮毛與嬌憨懶惰的樣子,此時美學概念只剩下一個詞:華貴。

不過可愛之余也會有一些尷尬的事情,養貓人還有另一個稱呼:鏟屎官。

這個詞說明了貓對人的傲慢是有道理的,你會感覺在貓看來,飼養它的人只不過是它的仆人,你幫它們清理排泄物,它們給你個一官半職倒也說得過去。

一天早晨起來,兩只貓商量好似的坐在床邊看著我,下床一看,原來是碗中的食物早已見底,趕緊給加滿了貓糧,它們馬上“喵喵”叫著開吃了,哪還有一點“華貴”的模樣?

隨著疫情漸漸退去,人們也漸漸恢復了與以往如出一轍的日常生活,記得在疫情剛有好轉不需要一直居家隔離時,對于我這樣一個不愛出門的人來說,蝸居幾個月也一樣煩惱,所以我起了一個大早,穿好衣服帶上口罩和眼鏡,全服武裝的樣子像極了外面隨處都有病毒的戒備。臨出門時,總是或多或少覺得有什么東西忘記了,當聽到“喵”一聲兩只貓跑過來的時候,才想起它們也好久沒出門了,索性就將它倆一起帶上。

沐浴著外面久違了的陽光,我和我的貓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適,陽光早已不像冬日那樣遙遠,是初春帶來生機的暖陽。順著古城墻一路走去,此情此景讓我不由自主地拍下一張照片作為紀念,照片中的貓和我看上去都是一樣的溫馨愜意,這或許正是上天對我們這段時間蝸居家中最美好的獎賞。

(黃陵礦業 高澤申)

上一篇:張浩 長篇散文——《故 鄉》 下一篇:白建禮 散文——《歲月漸逝年華依然》
夜间影院免费体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