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擷英

宿建梅 散文——《過了臘八就是年》

作者: 宿建梅     時間: 2021-01-25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過了臘八就是年


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貼窗花,點鞭炮,回家過年齊歡笑。聽著手機里傳出的童謠,手捧兒子親手熬的臘八粥,一種不可名狀的感覺涌上心頭,鼻子一酸,眼淚頓時簌簌地流了下來。

好些年沒有喝過臘八粥了,關于臘八粥的所有的美好記憶,竟是少年時代的……

臘八節,民間大都流行喝臘八粥。每到臘月,是母親的理發店最為忙碌的時間。但無論多忙,母親心里卻還是惦記著熬臘八粥。總是會在初七下午,早早地把熬粥用的各種豆子洗凈泡好,到晚上睡覺前用一個大鐵鍋放在蒙好火的爐子上,文火熬一夜。五更半夜,再爬起來,披上棉襖看火,攪動。待到初八凌晨五六點起床的時候,一鍋冒著熱氣,散發著濃郁豆香的臘八粥就熬好了,每人一搪瓷碗熱氣騰騰的粥喝下肚,便各自忙去。母親那時常念叨,喝了臘八粥,就把來辦。

臘八節,可謂是春節之前最重要的日子了。它就像一道門簾,唰地一下,就拉開了過年的序幕,人們就要開始忙年了。說起忙年的日子,人們是忙碌的,也是快樂的。家家戶戶掃房子,辦年貨,壓長面,殺年豬,做豆腐,蒸年饃,炸年糕,寫春聯,貼對子……時間過得飛快,眼睛一,就到年三十了!

那年也是臘月,我從那棟老舊的工廠家屬樓,接了父親母親來縣城與我同住。才過了初五,母親就開始念叨著過臘八。說是臘八節了,要吃赤豆臘八粥打鬼祛疫。母親的這說法,立馬勾起了我那還在上小學的兒子的好奇心,姥姥,吃臘八粥跟打鬼有啥關系。母親說:傳說古時候有個叫顓頊氏的,有三個兒子,他們死后變成了惡鬼,專門在臘月初八這天出來嚇唬人,大人小孩中風得病、身體不好都是因為這些疫鬼作祟。他們天不怕地不怕,單怕赤(紅)豆,所以,在臘月初八這天,人們就用赤(紅)豆熬粥,以祛除疫病,后來就有了赤豆打鬼的說法。

傳說歸傳說,但是兒子較了真,他打開電腦,百度了許多有關臘八粥的傳說和寓意,有說臘八節是出于人們對忠臣岳飛的懷念,有說臘八粥救了朱元璋性命的,還有說是教育后輩要勤儉持家的。于是兒子就去找姥姥理論,說姥姥的說法不對,是迷信。兒子認為,吃臘八粥是為了教育后輩要勤儉持家的這一說法是對的。但無論是怎樣的傳說,日子,總是由每一個重復的節氣鏈接的;生活,總是被這節氣中濃濃的思念和幸福的守候涂抹成五色斑斕的。

自打成家有了孩子后,也學著母親的樣子熬臘八粥,把各種豆子細細地挑揀一遍,熬好后,盛在一個小白瓷碗里,細嚼慢咽,慢慢品味,但同樣的食材卻怎樣也熬不出當年媽媽的味道。加之工作繁忙,也顧不得做這些勞神費時的吃食,漸漸地就放棄了。許多年過去了,再沒熬過臘八粥,尤其是母親去世后,再沒有吃過這散發著濃郁豆香的臘八粥了。

昨天吃過晚飯,瞥見兒子抱著個手機一頭扎進廚房,笨手笨腳地忙活著。于是隨口問了一句,也沒搭理我。因為胃里不舒服,我早早鉆進被窩里抱了鹽袋熱敷,迷迷糊糊地睡了。沒想到,這一早起床,兒子捧了精致的白瓷碗,端上來一碗熱氣騰騰的臘八粥,像極了多年前與母親同住的情景。嘿!厲害了呀!居然會熬臘八粥,兒子,跟誰學的呀?也沒見你問我啊!我一邊欣喜,一邊調侃著問兒子。兒子不屑地回答:這有啥難的,問度娘呢么!真行!不管過程如何了,只說是能在這寒冷的冬日清晨,喝上這么一碗暖心的粥,知足了!感動之余,拉了兒子坐下一起享用,一邊籌劃著需要采辦的年貨,一時之間,濃濃的年味和著幸福的味道,就這樣從眼前的這碗濃稠的臘八粥中蔓延開來。

小世界大乾坤!臘八粥,看起來就是一碗粥,一碗熬得時間比較長的粥,或是說一碗配料較多的粥,但里面卻承載了滿滿的傳統文化。這種文化,早已在自覺不自覺中,浸入一代又一個代人的血液中,潛移默化成為家庭、民族、國家的文化基因。傳承至今,仍有無數的家庭,也像我家這樣一代一代傳承著,一代一代復制著,一代一代延續著,把熬臘八粥、吃臘八粥搞成一個儀式,就像一個啟動鍵,開始了忙年的序曲。

臘八一過,年味兒愈濃。辛苦工作了一年的人們,開始感受到家的溫暖和故鄉的召喚,早已歸心似箭了。辦年貨,買新衣。期盼著,在除夕夜,家人圍坐,品美食,話家常,端上一碗熱氣騰騰的餃子,驅散臘月的寒意,帶著新年的期盼和對生活的熱情,暖暖活活過新年。

臘八,是春節的序曲,注定了是團聚的時光,是祥和的季節。

最美冬日,亦不過如此。

(澄合礦業  宿建梅

上一篇:常昱 散文——《再回延安找初心》 下一篇:李雯 散文——《母親的臘八面》
夜间影院免费体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