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擷英

常昱 散文——《再回延安找初心》

作者: 常昱     時間: 2021-01-27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再回延安找初心


從雪域高原回到了久別三年的延安,我要讓一個游子夢得以安頓,我要讓一顆赤子心再受洗禮,我要在那個火熱的艱苦歲月里找尋共產黨人的初心。


寶塔山是革命圣地和延安精神的象征。但凡來延安“朝圣”者,寶塔山是必不可少的一站。

站在和時間一樣古老的寶塔山上,我看到白云從塔尖上飄過,清風在塔座邊吹起,山川美景盡收眼底,老城新城美得迷人。我用久違的目光細細打量寶塔山,感受她的磁場和魅力。是什么力量,讓這么多優秀青年 “打斷胳膊連著筋,扒了皮肉還有心,只要還有一口氣,爬也要爬到延安城。”是什么精神,讓地瘠民貧的延安成為萬眾矚目的信仰之地、天下歸心理想之地?

繞塔環顧這片神奇的土地,我恍若走進那個火熱的年代,頓覺這里的天紅成一片,這里的地紅成一團。我仿佛聽到“白羊肚子手巾紅腰帶、親人迎過延河來”的歌聲從遠處飄來,我仿佛看到“杜甫川唱來柳林鋪笑、紅旗飄飄把手招”的場景遍地都是。這時候,延安時期的革命畫面頓時在我眼前徐徐展開,那是毛澤東等老一輩革命家的艱苦歲月,是激越鏗鏘的黃河大合唱,是轟轟烈烈的南泥灣大生產,是延河岸邊的軍民魚水情,是統一抗日戰線的瓦窯堡會議,是直搗黃龍的揮師東渡黃河……

帶著朝圣般的虔誠,再次仰望這座具有延安標志的寶塔山, 我感受到了她的政治高度、思想深度、歷史厚度和情感溫度。在那風雨如磐的歲月里,在那黎明前的黑暗中,是寶塔山的塔身托起了紅軍的希望,是寶塔山的燈火照亮了中國的道路,是寶塔山的面孔讓人們認識延安,讓延安走向世界。

寶塔山,這座中國人心中的豐碑,我覺得來一次有一次的體會,來十次有十次的收獲,哪怕是來一百次,我也覺得自己是一個初來者。寶塔山,我們民族的精神支柱,精神脊梁。她的塔身牽掛著千萬雙“雙手摟定寶塔山”的手,她是山頭縈繞著億萬個“飛翔在寶塔山頭”的夢。對于我這個生在紅土地、長在寶塔下的延安人來講,她將是我心中最美的風景!

楊家嶺舊址肅穆而莊嚴。沿著兩排白楊樹往里走,首先看到的是禮堂。

禮堂坐落在楊家嶺的溝口。我懷著無比敬仰的心情,放慢腳步,走進這座我曾多次去過但依然心儀的神圣殿堂。這座召開了具有劃時代意義——“七大”會議的舊址,并沒有因為年代久遠和建筑陳舊而被人們淡忘,前來拜謁和瞻仰她的人群絡繹不絕。禮堂寬闊大氣,一排排木欄椅整齊排列,幾張長條桌有序擺放,一幅七大會標和兩個偉人像懸掛在主席臺中央。注視偉人畫像,我好像看到軍民齊心修建禮堂的勞動場面,看到正在召開的“七大”會議現場和《黃河大合唱》壯觀的首演情景。伴隨著歲月的流逝,歷史的沉淀將會使這里的一切帶給人們更加銘心的記憶和深刻的感悟。

轉過雄偉的禮堂,穿過文藝座談會舊址,可以看見半山坡依山而鑿的一排排土窯洞,這就是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等老一輩革命家的舊居。

窯洞里的陳設大同小異,都是當年的一些擺設,簡陋得不能再簡陋,儉樸得不能再儉樸。看著他們用過的家具,我努力想象那段艱苦卓絕的延安歲月。

193811月到194310月,中共中央住進楊家嶺差一個月就是五年。這個地圖上找不到的小山溝,這些低矮簡樸的土窯洞,就是當年黨中央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指揮中心,就是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革命基地,就是毛澤東思想的集中形成、走向巔峰的生產車間。從《毛澤東選集》14卷來看,有112篇是在延安的窯洞里寫就的,其中在楊家嶺窯洞里寫成的就有40篇。此時此刻,我身臨其境地感受到了,即使當年是在如此閉塞落后的地方,毛澤東的高瞻遠矚、從容曠達、淡定自信仍然會生發出激蕩整個時空的氣派與力量。

看著眼前這些破舊的黃土窯洞和狹窄的小山溝,我很難把它們和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等偉人聯系在一起,和發生在這里的重大歷史事件,以及所形成的偉大思想聯系在一起。以至數十年后前來瞻仰的我們,依然會情不自禁地沉浸在無限的敬仰與崇尚之中。

為什么在當時那么艱苦的環境下,人們會有如此樂觀的情緒,如此旺盛的斗志,如此凝聚的民心?一個叫斯諾的美國記者給出答案——共產黨人的樸素作風,是東方魔力、興國之光?這就是孕育于楊家嶺窯洞形成于延安時期的艱苦奮斗精神。我們黨正是靠艱苦奮斗起家的,我們黨和人民的事業正是靠艱苦奮斗不斷發展壯大起來的。


延安革命紀念館是中共中央延安時期最為生動的教材。走進這里,就如同打開了一部巨大的黨史教科書。

延安革命紀念館背山面水,門前寬闊的廣場中央矗立著一尊“毛澤東在延安”的銅像。望著銅像,觸摸歷史,讓人唏噓。19351019日,衣衫襤褸的紅軍跋山涉水千辛萬苦到達陜北,黨中央和毛澤東主席入駐延安,從此,苦焦貧瘠的陜北延安就成為中國革命的紅色熱土。

走進展館,整個展廳像是為我們鋪開了一幅巨大的歷史畫卷。大量珍貴的歷史照片和各類文物按照歷史順序和專題內容分單元一一展出,多角度、全方位地展示了黨中央和毛主席在延安領導中國革命的13年。置身其中,那一件件珍貴的歷史遺物,像無聲的歷史向我們訴說著曾經的崢嶸歲月,而每一個物件所傳遞給我的,正是一種被稱作延安精神的中華民族最偉大、最為可歌可泣的精神財富。看著這些彌足珍貴的文物,聽著這些歷久彌新的故事,我仿佛又一次被帶回到那個火熱的年代。

在這些陳列中,有一輛小小的紡線車引起參觀者的格外關注,瞬間又讓我聯想起了那些艱苦奮斗的歷史場景。那是毛澤東“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總動員,那是黨的高級領導們身先士卒的齊參戰,那是周恩來比賽會上的大顯身手,那是朱德“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的身體力行,那是南泥灣三五九旅的開荒場面……


棗園是當年中共中央書記處所在地。

走進園子,順著水泥路往里走,面北坐南的中央辦公場所、依山而鑿的領導舊居依次可見。辦公場所多為瓦房,領導舊居均是窯洞。徜徉在棗園革命舊址,我如同穿越一個漸行漸遠的歷史隧洞,黨內整風運動、軍民大生產、堅持持久戰、謀劃重慶談判、制定抗日戰略等歷史場景,一齊閃現在我的眼前。

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毛澤東舊居的那盞油燈。看著這盞油燈,我的眼前浮現出一個湖南漢子的身影。在這盞微弱的燈光下,他以驚人的毅力,以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理想,科學總結我黨正反兩方面經驗教訓,寫就了光照千秋的《論持久戰》、《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黨》、《實踐論》、《矛盾論》、《新民主主義論》、《論聯合政府》等一系列鴻文巨著。就是在這些破舊的窯洞里,在這些微弱的燈光下,我們黨確立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形成了光照千秋的延安精神,奠定了中國革命由勝利走向勝利的堅實基礎。

一孔孔土窯洞,一件件老文物,似乎正對我訴說:那些叱咤風云歷史人物,那些驚天動地的歷史事件,都是從這些窯洞里走出的,都是在這些油燈下形成的。來這里不光是看窯洞,更要看這些窯洞里創造出的偉大思想、偉大精神和偉大成就,要在窯洞里找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走出棗園的窯洞,我聽到“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黃河在咆哮!”

在廣場不遠處,是毛澤東和中央書記處的同志、中央機關干部戰士與當地群眾一起修筑的“幸福渠”。這條始于裴莊、止于棗園、全長6公里、灌溉面積達1500畝的水渠,不僅解決了當地群眾的灌溉問題,也拉近了軍民感情,直至今日還滋潤著人們的心田。徜徉在“幸福渠”畔,我再次聆聽了毛澤東深入鄉村調研、給當地群眾拜年、和當地干部群眾聯歡、幫助群眾解決具體困難等生動感人的故事,深有感觸的是,關心群眾生活,密切聯系群眾,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些話題,只有來一次延安,你才會有真正的體會。

一路走來,圣地延安的每一寸土地,每一處遺址,都勾引起我無限的追憶。在這片紅色熱土上,永遠有看不盡的紅色經典,聽不完的紅色故事。懷著依依不舍的心情離開時,我的眼前還彌漫著戰爭的硝煙,我的腦海又刻上了新的延安烙印。

延安,永遠是我安放靈魂的精神家園!

(黃陵礦業  常昱)

上一篇:王棟 攝影——《葦》 下一篇:宿建梅 散文——《過了臘八就是年》
夜间影院免费体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