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擷英

張光榮 散文——《春的腳步》

作者: 張光榮     時間: 2021-02-19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春的腳步


冰冷的冬,在春的碾壓下,漸漸失去肆虐大地的余威。盡管氣溫依然有些冷,卻能讓人接受。最直接的變化就是窗格上的冰凌花看不見了。

春天來了。即便是陜北最冷的毛烏素沙漠腹地,那株株胡楊樹干裂的枝干上也孕育出了點點的綠。盡管星星點點,但畢竟遮掩不住春的腳步。

在一座座矗立在荒漠上的城鎮,那一排排裝點小鎮的垂柳似乎也不甘寂寞,低垂的枝干上,也都掛滿了一串串含苞欲放的綠胎,含苞欲出。那一串串欲放的綠胎,是春的腳步,春的宣言。

行走在這個萌動的季節,傾心觀察每一處細微變化的精致,心中的情愫與春的萌動緊緊相融,最堅定的就是“寒冬終將過去,春天一定會來”的信念。寧靜里,將信念固化于心,情感隨著春的腳步在漫延、在收斂、在奔騰、、、、、、

春雨瀝瀝啦啦地下,一群孩子在雨中嬉鬧著、歡叫著,享受最美的時光。我看得著迷,思緒在不停翻騰。仔細瞧著道路兩旁微風里漫舞的細柳的腰肢,眼簾呈現的是一幅精美的畫。是啊,春的腳步將隆冬一切的不快收攏,她顯示的力量,不是剛烈,而是妙曼,是最最令人傾慕的柔情。天空是淡淡的云彩,眼前是一點點綠色,腳下是一縷縷潺潺的流水,這個美,這個柔,即便是寒意再齷齪,也不會無情肆虐這如畫的靜美。

春的律動是大地最宏大的樂章。如果不信,那你就置身春的季節,去傾聽、去搜尋、去感悟。車站的候車室,是熙熙攘攘涌向四面八方的人群,他們是帶著新年的念想,妻兒的期盼走出去的。離別時,那一幕幕難舍難分的戀,是春的靈魂。喧囂的建設工地,那轟鳴的機器聲,那如織穿梭的人流,那揮汗如雨的手臂,是春的歌謠。

棲身春的季節,我心存的不是惆悵,而是滿腔的律動,不是黯然的傷神,而是恣意的迸發。伸出一把雙手,張開如柱的臂膀,激情地擁抱春色,那雨水澆灌的含苞欲放的花蕾,那柔風輕撫的綠,都是心境純粹的靈光。人活在世上,如果不能放下不如意、不稱心、不快樂,那么痛苦的事情就會太多太多。其實,內定于心的信念,就是我們在任何時候,只要始終保持一份寧靜,一份念想,那就足夠了。

閉上眼睛,突然間感到我們并不孤單。所謂的孤單,其實就是我們與人群、與大自然割裂的悲情。如果每個人都能心存溫暖,心存感恩,那穿越千山萬水的惆悵,就會悄然離開。月光在輕撫我的身心,禪意般的境界里,理想的夢在冉冉升騰,瞬間掛滿屋子的整個角落。沒有羞澀,沒有緊張,更多地是一種內定于心的淡定。

春的季節,好想寫一首詩,歌頌春沉淀的韌性,不絕的氣場,收斂鋒芒的力量。可卻始終不敢動筆,唯恐不能用最準確的語言將這一切描述。

站上陽臺,深吸濕潤的空氣,那拂面的情意將封閉已久的心門打開。倉促里,我驚慌不已。靜下心,將自己的心與春的律動慢慢融合,心中涌動的是連綿不絕的愛,連綿不絕的情。那劃過心底最亮的星星,就是大浪淘沙后剩下最耀眼珍珠。

春的季節,萬事萬物都在蘇醒,誰不渴望有愛?苦苦尋覓,靈魂的知己在哪里,就在柔情的自然里,就在你我有苦卻無處可訴的心田里。


(神木煤化工  張光榮

上一篇: 無 下一篇:肖曉 散文——《一場春雨正在輕輕落下》
夜间影院免费体验区